律师在线法律咨询
banner
banner
banner

法规速递

《保守国家秘密法(修订草案)》二审四大焦点
《保守国家秘密法(修订草案)》二审:四大焦点引人关注

   哪些是“国家秘密”?“内部”资料是否属于保密范畴?定密由谁说了算?保密期限、解密时间及条件等如何确定?2月25日,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 会议二审《保守国家秘密法(修订草案)》(以下简称“草案”)时,常委会委员深入分析了这些公众关注的“秘密”。



  焦点一:不能以保密 为借口限制公民知情权



  “北京大学三位教授曾向北京市发改委、交通委提出申请,希望了解首都机场高速公路收费总数以及资金流向等情况, 结果被拒绝了,拒绝的理由是‘这是秘密’。”朱永新委员说,现在很多情况下,政府有关部门往往随意用“这是秘密,这是机密”来限制公民知情权。



   “要解决这个问题,先要明确这些到底是不是秘密。”朱永新认为,如果动辄用“保密”为借口限制信息公开和公众的知情权,不利于和谐社会、法治社会和民主 社会的构建。



  “过去的1号文件有非常高的密级,虽然其中有很多惠农政策,但是,因为对农民保密,农民根本不知道。现在很好,1号文件 出来后马上就上网公布。”辜胜阻委员说,一个国家不是定密越多就越安全,慎重定密,科学定密至关重要。



  结合保障公民知



   情权这一宪法赋予的权利,朱永新建议把信息公开法列入立法计划。在信息公开法尚未正式立法时,保守国家秘密法应该体现信息公开的基本精神,在不影响国家 安全、社会稳定的前提下,基本上能公开的信息都应该公开。



  焦点二:谁来定密至关重要



  “科技方面的秘密,一般说 来,需要保密的应该是别人不知道的、没有的内容,如果别人已经知道了、也有了,就没有什么密可保了,但是我们在这方面有些关系处理得不好。”粟戎生委员举 例说,我国开发的北斗卫星定位系统,因为保密的原因,基本上没有开发国内市场,也基本上不能民用。然而,美国的GPS全球定位系统却充斥着我国市场,据不 完全统计,到2007年底,GPS定位导航系统在国内的保有量,市场上已经占到了99%。



  粟戎生委员认为,草案应该处理好保密和经济 发展的关系,在确定合理的保密等级的同时,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需要对保密内容和保密方法及时调整。然而,在这个问题上,谁来定密至关重要。草案规定,机 关、单位负责人及其指定的人员为定密责任人。辜胜阻委员认为,定密是非常职业化的工作,要求定密人员具备非常高的素质,因此,他建议设立职业化的定密官制 度。



  对于草案中规定的“机关、单位对是否属于国家秘密或者属于何种密级不明确或者有争议的,由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省、自治区、 直辖市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确定”,粟戎生委员认为需要斟酌,因为许多涉及机密类的科技问题专业性较强,如果没有专家的论证和参与,难以确定。他建议在专家论 证、参与当中,对科技性、专业性比较强的问题,技术专家应居于主导地位。



  焦点三:“内部”文件是否涉密需明确



   “这次会议上发的食品安全法执法检查参阅资料上,写着‘内部资料要妥善保管’,这是否也算涉密文件?”倪岳峰委员指着手中的材料说,既然是内部资料,和公 开资料肯定有所区别,内部资料是否在保密范畴,草案中仍未给予界定。他建议有关方面进一步研究内部资料的性质,如果需要保密,应在法律中明确规定。



   近几年发生的媒体报道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,让贺一诚委员格外关注,“媒体尤其是海外媒体在报道时,往往不知道哪些内部文件涉密,所以,界定内部文件与保 密文件十分必要。”他建议在保守国家秘密法通过之后,有关部门要做好宣传工作,尽量减少媒体泄密事件发生。



  针对当前内部文件过多过滥 的状况,冯长根、吴晓灵、周玉清等委员表示,要防止以内部文件作为保密形式规避密级审查的情况,建议设立定密、解密专家委员会,定期或不定期进行定密“会 诊”,确保定密工作更符合实际、更科学。



  焦点四:何时解密也要明确



  一些常委会委员、部门和公众提出,保密时限既 要体现有效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的需要,又要注意及时解密。修订草案应当明确保密期限与及时解密条件。



  法律委员会经同内务司法委员会、 国务院法制办、国家保密局研究,在草案中增加规定:“国家秘密的保密期限,应当根据事项的性质和特点,按照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的需要,限定在必要的期限 内;不能确定期限的,应当确定解密的条件。”“国家秘密的保密期限,除另有规定外,绝密级不超过三十年,机密级不超过二十年,秘密级不超过十年。”